-HuxInyuE-

九月本是一个我充满了信心决心耐心想要好好开始,重振旗鼓的绝妙反击的30天。但现在两周加一天,却已经充斥着头昏脑花般的错乱和举足无措却还要硬撑着想要合拢的眼皮对着一颗颗损我视力的电子屏把线对齐,把字体调整好,去为自己身上的责任付出我仅有的十九岁的唯一九月。
家里的枣寄来了,伴随着还有我爸一颗颗都擦干净的独特的黄土气息,有点舍不得吃。家里那两棵陪过我童年岁月的枣树这样算起来好像也老大不小了,但就算默默欣赏四季轮回,侧耳倾听小时候家里的欢声笑语也一直生机勃勃的,丝毫没有老态龙钟般苟延残喘虚无度日。但寄来的枣不是我的老朋友,是我爸朋友园子里的老朋友。我把枣分给我的朋友们,以后也会成为我的老朋友的朋友们。
张爱玲有句话经常被热恋里的女孩子用“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我对喜欢和爱向来不知道如何划分界限,但突然我就觉得在我这儿爱就是一辈子。我想我们家的两棵枣树是爱我们一家的,不是喜欢那么肤浅,因为一辈子扎根,一辈子结果。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拿“一辈子”丈量,我可能会把所有的情感都归到最有安全感里的亲情,如果亲情的防线最后也失守了,那完了,我要撑不下去了。
过完这几天我想每天就早点起不用来图书馆抢座位,下了课跑出去去看看我的高中同学,在他们学校里吃个饭,然后捧杯饮料在学校里溜达,晚上就坐地铁回学校,回学校去逸夫楼前面的广场上绕圈儿走走路,然后洗个澡,跳到我床上开始睡觉,就这样。
人的灵魂里好像都有一团火,却没有人到那儿取暖,所以我,决定天气冷了穿的多一点,耳机声音开得大一点,走路再走得快一点,睡觉再睡的早一点,饭再吃的多一点,明早起的再早一点,来,图书馆,占,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