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xInyuE-

其实到最后的时候,就已经不再想要每一分钟可不可以记住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了,打着复习大计基的噱头,消磨胜过想要一切。
这两个字好像成了我的常态,中午在B站上看完了阿里新拍的纪录片,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一路一直都憋着一口气,把五年的时间走踏实了,最后有了阿里可能未来无穷无尽的光明。有很多人拒绝阿里的同时,却无法挣扎不了浸入骨髓的依赖性,因为再没有一种合适的替代品可以满足这一代人对便利服务的狼子野心。那我呢?
最近感觉到一句话的意味,如果你觉得累,你会觉得你是在上升。我心里备受煎熬,承担着自己做出选择后带来的超长时间的阵痛,从十八岁末尾到十九岁中段。我甚至有了行尸走肉的错觉,鲜有事情能够让我感觉到我曾经的澎湃的生命力。我把握不住到底什么状态可以被叫做“健康”。
我出错了。
我可能真的是很可笑。我委屈到现在想要换血器,想要失忆器。骂自己,胡昕玥,又不是生老病死一个人在外面矫情什么。
前天吧,穿拖鞋出门,晚上睡觉被疼醒,那一瞬间好无助啊,我这学期第三次抱着被子哭了好久,忍住疼,和自己说,扛一扛就过去了,没事的。后来,真的是没办法了,我打开手机想转移一下注意力,恰好收到老何复习的消息,我没忍住,就说出来了,他是个好人。但我那天有句话一直没忍心说出口,他太容易给自己担责任了,会累吧,我心疼了。我知道,真的没人会感同身受,言语如果都能描述出每分每秒的斗转星移的话,我想我就不会错过了。
在人前还要装疯卖傻,无所畏惧。
我其实反感老何说的小国寡民的鄙陋思想,我是有很多他说的特征的。最大的毛病就是患得患失,表现出来的状态就是不稳定浮浮沉沉吧,总是爱看别人把相同的时光活成了什么模样。我不知道,“不计较”真的足够舒适么?“计较”就会带来无穷无尽的副作用和连环人际关系爆炸么?
我不想和很多人有关系了,想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经营成我想象的和谐的状态,对别人来说是一种负担。现在周围的一切也还都好吧,坦然接受。
你看,到最后,我还是会把自己劝住。其实,我心里关于稳定早就有了定义,就是做大人眼中的好孩子,做人该做的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