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xInyuE-

现在想想 我还是很相信命运
命运里所有的参数都已经被确定好
而我 要做的就是按照规定的节奏去打好每一拍

今天是十一月十七号,大概距离2017年还有四十多天的样子。天气阴天,下午时分还下了一些雨。我,今天又调皮了。

原来的学长学姐,一直都特别讨厌现在的中财老师,说他给分低,还时常给大家挂科,印象很不好。我今天在课堂上调皮了一句,说“您讲的太快啦”,于是睿哥开始给我们讲述他的大学生活了。因为是在南审,周围的压力很大,身边的各种竞争层出不穷,大学生却像极了流水线上批量生产出光鲜亮丽竞争性极高的商品。少了一些大学生该有的文人气质,放弃了很多和学业无关的事情,所有的精力全部放在了提高成绩,超过他人,日后飞黄腾达的拼搏努力上。其实我,对于大学,一直有着很美好的憧憬。这种期待,就像耗费十几年的心血翻过了一座大山,想要停下来仔细看看自己究竟拥有什么。也想尝试,自己身上到底还有多大的可能性。想要谈一场恋爱,想要出国,想要实习,想要爹妈享福,想要的很多。现在看来,一年过半了吧,勉强告诉自己,别急,你是在积蓄力量的,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阻挡自己,却在听过他人的故事之后,懊恼不已,原来,人生的差距,早就下了定论,所有的挣扎不过是飞蛾扑火。

睿哥谈起自己教育女儿的经历,我在一旁傻笑,想哭,因为,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的老爸老妈,何尝不是这样对我,有时,我想,是我,总是带着先入为主的考量,盲目的早早的给身边的人下了定论,于是,好像,自己也被困在了这样的牢笼里,挣扎着,考量着别人对我的认知究竟如何,我还能无所顾虑多久?

今天晚上的德国文化,快要结课了。课堂上,老师讲着德国的大亨们,我发着呆,一边扫两眼手里的小说,心里一边感慨着,默克尔这样的伟人,不是一蹴而就的,是要把功夫下在平时,若没有实力,怎会有时机成熟之后的绽放呢?而我,究竟是什么样的思想,会让现在的我,习惯性的选择逃避,内心却还在安慰自己,你可以的,你很棒呢!教德国文化的老师是一个看起来很严谨的人,她精致而不夸张的淡妆,穿着呢子外套,高领毛衣,一条阔腿牛仔裤,粘起德语来,认真好听,没有谁都可以不劳而获吧。

胡昕玥,纵情于声色犬马,却早已忘了江湖险恶,唯有奋力一搏,才有可能反败为胜啊。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古人早早就把所有的经世哲学流传下来,我,又挣扎着矫情什么呢?

十一月,下周又要降温了,希望爸妈永远好,有点想家。

今天网球课,和元哥搭档,我才知道,有些人,只要一说话,只要一开口,心腔里满满的都是我的心跳只可惜,太晚了。祝好。


七月与安生
没舍友说的全程无感,我也未哭。但整个电影的逻辑和拍摄方式很好,也就是很讲技巧,几条主线相互掩映。
周冬雨,女神之一。
启示:重要人出现的顺序很重要,安生与七月互换人生却不过是彼此活在自私的囚笼里。

我最想要知道:我要的到底是什么。

玩手机到现在

上毛概放片子,是高中班上一起配音的片段。回想起当初在高中的日子里,排练的时候还要拿着题,用掉一点点吃饭时间,还要在最后一节晚自习考理综选择题的时候回到教室里。我的头像就是那个时候的我,穿着正装,一脸委屈,就是配这一段哭腔。我还记得,刚开始哭的时候,在现场坐的人都不明觉厉,一脸不知道什么情况。一年过后再看到,我还是能背出当初的词,活泼而严肃认真。

我和老妈的聊天消息停在了周六,再也没有了每日早上的鸡汤乱炖和下课就来的电话,我有一种形容不上来的感受,我不再是爸妈的世界中心了。嘴上当初说着你们要有自己的生活,别只能看得到我,现在,我有点恐惧,我对谁而言都不是无可替代的存在了,我害怕了。

今天北岛来先锋,等签售的人从十二点的时候开始增加,我早早的买了书就走了,离开的时候门口早已排成了长队。其实,原先我也想听完这一场,真正见一眼当初那个被大陆驱逐的文人气质,但可惜的是,北岛也不免落入了世俗的圈套里,想必,今天,是北岛诗集卖的最好的一天吧,人们蜂拥而至,只为见大师一眼,听大师的三观,以求默契相同时刻的满足,但我,孤傲的不愿这样盲目追寻。不过是一个时代的符号,我,刻在心里就好,何必见光。
其实最近,我发现自己,总是像一个“喷子”一样,对世事一脸无所畏惧的冷漠茫然,评判的时候,看不到温暖,却只会嗤之以鼻,我也不懂,这样的价值观到底是否符合我真诚的世界观,我不愿欺骗,只是我的反射弧,太敏感。今天在微博里发了这么一句“先锋里的先锋们”到底有多少人能懂的我的讽刺意味,我想老何是懂的,这就是在同一个战线上好朋友的默契吧。
今天,妈妈给我打电话,说生活里的琐事,这一瞬间,我明白我们是一家人了,互相倾诉,当然,我希望,再过个五六年,我可以成为爸爸妈妈最坚实的肩膀。

刚才看完大熊猫的纪录片,看到熊猫妈妈抱着熊猫宝宝的时候还是会心动,还是会特别的温暖,想到我现在这个庞大的身躯当初也是在这样温暖的怀抱里呵护而长大的吧。

刚才还看完了刘瑜和柴静的访谈,自由从何而来。想看这本书很久,看完之后,两位女性的价值观里透露着独特的非说教似的真理,与以往新闻访谈不同的是扑面的亲切,因为相似的经历,会让人觉得舒服,仿佛现在这些索然无味的日子背后会是个光芒万丈的未来。两人的差异或许就在于,一人是由知识展开了对世界的疑问,一人是在实践中摸出了人情世故的脉搏,一人讲授,一人讲述。而我,愿意做这些故事的聆听者,因为有朝一日,我,也会是故事的主角,

其实,出国求学这件事,在我这里,我再一次动摇了,现在比较边际收益和边际成本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一切的环境都是你的预判却不是真相,所以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有选择性而且偏向最终结果的,不那么客观公正,被所谓的环境羁绊太多,反而不能清晰的问清楚自己的内心,所以,我现在要做的事,冷静,果断,不逃避。

和妈妈说要去杭州的事情,出乎意料的同意了,说意外是因为可能我是一个很轻易就按照自己的想法预判别人的人,连爸妈也是,以后要改。他俩一直说安全安全,我爱爸妈,在离开家的每分每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