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xInyuE-

好的 过年吧耶

把想说的话删掉了 因为隔了五分钟之后再想想看 会觉得前五分钟的自己幼稚的像一个神经病 这种状态好多次了 最近吃饭特别快 最近特别像把我这一生按下快进键 我不想知道我还有多少可能性用来创造人生价值了 我只想知道 我死的时候是不是不是孤苦伶仃 这就够了 年终岁末的时候 会问问自己这一年有什么收获 现在我想说 我学会了苦中作乐 但是还没能练就被打垮之后迅速康复的绝世武功

我妈一颗一颗剥了一中午的瓜子
从家里给我寄到南京了
我无以为报
还有给我织的帽子围巾,还有枕巾,还有山楂干还有苹果干还有核桃,还有一辈子爱我的心,我真的好怕失去我的爸妈,好怕好怕好怕。

有一点点体会到爽的感觉了,在用年限折旧法算出了困扰我一周的中财计算题之后。所以,能让我爽的瞬间应该是靠着自己的思考把问题解决掉吧。

到底有没有一种人生可以称得上是痛快

怎样形容白驹过隙。
现在很喜欢点开虾米直接听推荐给我的系列音乐,原来有比自己还了解自己的可能。
现在要十五周了,我能感受到人之间薄弱的联系弹指可破,我很想把和每个人之间的关系都像万里长城,厚实,挡风,当然因为足够厚,所以彼此之间留有足够的空间。
现在我觉得自己像个小丑,扮演着万事不畏惧却颇有一副视死如归的大气凛然的可笑角色z
最近养成了早起的习惯,每天第一个爬起来洗脸刷牙,开门关门,叠被子装书包,吃早饭占图书馆,完善每天的点滴。所以更觉得时间的等式右端没有等价物,无法用任何人、事、感情衡量,万物皆流,无物永驻,看着大家或多或少都带有目的性的生活,我也早早被卷入了洪流之中。然后@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可悲,却也无可奈何。
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活在真空里,没有氦氖氩氪氙,彼此之间不必发生化学反应,只有物理变化生老病死结束此生,我就满足了。可是现实是,你要迎合大家,你要听从父母,所以,你要改变自己,如果改变从内心发出,那你真的太幸运了。所以,我为了,我能成为一个幸运儿,时刻自我安慰。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也对,我不过是燕雀,但也想有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酣畅淋漓。
你看,我一千一万个不愿接受现在的环境,现在的我,所以,开始微笑生活微笑生活。
你看,我用了多少因果关系,把我心里的彷徨失措串联成一个线索,只为了最后一个结果:王子和公主最后过上幸福生活。嗯,我是活成童话的模样,那样也蛮好,有恶毒的后母,有毒苹果,有七个小矮人,有白马王子,这些全部,都和我的生活配比了,所以,我是一定会有幸福结尾的美丽公主。
很好,安心睡觉了。

2016年末

现在想想 我还是很相信命运
命运里所有的参数都已经被确定好
而我 要做的就是按照规定的节奏去打好每一拍

今天是十一月十七号,大概距离2017年还有四十多天的样子。天气阴天,下午时分还下了一些雨。我,今天又调皮了。

原来的学长学姐,一直都特别讨厌现在的中财老师,说他给分低,还时常给大家挂科,印象很不好。我今天在课堂上调皮了一句,说“您讲的太快啦”,于是睿哥开始给我们讲述他的大学生活了。因为是在南审,周围的压力很大,身边的各种竞争层出不穷,大学生却像极了流水线上批量生产出光鲜亮丽竞争性极高的商品。少了一些大学生该有的文人气质,放弃了很多和学业无关的事情,所有的精力全部放在了提高成绩,超过他人,日后飞黄腾达的拼搏努力上。其实我,对于大学,一直有着很美好的憧憬。这种期待,就像耗费十几年的心血翻过了一座大山,想要停下来仔细看看自己究竟拥有什么。也想尝试,自己身上到底还有多大的可能性。想要谈一场恋爱,想要出国,想要实习,想要爹妈享福,想要的很多。现在看来,一年过半了吧,勉强告诉自己,别急,你是在积蓄力量的,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阻挡自己,却在听过他人的故事之后,懊恼不已,原来,人生的差距,早就下了定论,所有的挣扎不过是飞蛾扑火。

睿哥谈起自己教育女儿的经历,我在一旁傻笑,想哭,因为,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的老爸老妈,何尝不是这样对我,有时,我想,是我,总是带着先入为主的考量,盲目的早早的给身边的人下了定论,于是,好像,自己也被困在了这样的牢笼里,挣扎着,考量着别人对我的认知究竟如何,我还能无所顾虑多久?

今天晚上的德国文化,快要结课了。课堂上,老师讲着德国的大亨们,我发着呆,一边扫两眼手里的小说,心里一边感慨着,默克尔这样的伟人,不是一蹴而就的,是要把功夫下在平时,若没有实力,怎会有时机成熟之后的绽放呢?而我,究竟是什么样的思想,会让现在的我,习惯性的选择逃避,内心却还在安慰自己,你可以的,你很棒呢!教德国文化的老师是一个看起来很严谨的人,她精致而不夸张的淡妆,穿着呢子外套,高领毛衣,一条阔腿牛仔裤,粘起德语来,认真好听,没有谁都可以不劳而获吧。

胡昕玥,纵情于声色犬马,却早已忘了江湖险恶,唯有奋力一搏,才有可能反败为胜啊。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古人早早就把所有的经世哲学流传下来,我,又挣扎着矫情什么呢?

十一月,下周又要降温了,希望爸妈永远好,有点想家。

今天网球课,和元哥搭档,我才知道,有些人,只要一说话,只要一开口,心腔里满满的都是我的心跳只可惜,太晚了。祝好。